这个世界太过清醒,是因为我们都少喝一杯酒